热电告急,清洁能源供暖将成未来发展方向。
  

着煤炭供应偏紧、煤价偏高形势的延续,发电企业为冬季的供暖季一筹莫展。
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了解到,东北等地需要冬季供暖的省份,发电企业早已与煤炭和铁路总公司联系,但得到的答复并不乐观。


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向记者表示,“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缓解这一问题。”


资源、运力均告急


“前一段时间,我们几个发电企业在一起开会,都在反映今年煤炭供应的问题。”一家央企辽宁分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现在预订冬季的煤,能感觉到供应很紧张,基本买不到。”


数据显示,按5500大卡动力煤计算,2017年1~6月平均价格约611元/吨,对比2016年全年均价471元/吨,整体抬升29.72%。

 

目前,煤炭价格的上涨仍在持续。


不仅仅是煤炭供应告急,“我们和铁路总公司在商议运输的事情,他们给的答复是,运力也非常紧张。”前述人士表示,“铁总的理由主要是运力受限,承运粮食等多种原因。”


该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在上一年度的供暖季中,就已经发生在煤电供应紧张的情况。”


据了解,在东北等高寒地带的供暖季通常持续在10月至第二年的5月。


前述人士向记者形容煤炭供应的紧张程度,“上一个供暖季快结束的时候,我们心里已经焦虑,但是储备的煤,刚刚好够供暖。幸好也没有遇上极寒天气,如果下大雪,气温骤减,就可能会发生大面积暂停供暖事件。”


不仅仅在辽宁省,黑龙江省一家发电企业人士透露,“我们在年初供暖季的时候,煤炭也非常紧张,后来向当地政府打了报告,要求力保煤炭供应,才得以缓解。”


东北和内蒙古,均属产煤地区,但是供应却成为难题。


“2016年,内蒙古的褐煤基本不能进入黑龙江,但是,由于现在煤炭供应紧张,这项要求也放开了。”前述人士表示。


褐煤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矿产煤,燃烧时对空气污染严重,一般被认为是低质煤。


前述辽宁发电企业人士也向记者证实,“原先有一项政策,是低质煤运输距离在600公里以内,但是由于现在煤炭存在缺口,实际上没有执行这项政策。”


对于辽宁和很多内陆地区而言,另外一个根本性的压制是,“很多内陆地区的发电厂,都需要长距离运输燃煤供应。”


该人士指出,“比如内蒙古和黑龙江的煤,运到内陆的发电站,要经过几个省,现在大家都缺煤,还没等运到辽宁,就被买光了。”


相比较而言,沿海的发电站,可以使用澳大利亚的进口煤。


水电不足推高煤电


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一些煤电企业只能向当地政府求救。


另一家北方地区的发电企业向记者表示,2017年上半年是一个“惊心动魄”的供暖季。


“我们是一个四线城市的热电厂,实在买不到煤了,只好给当地政府打了几个报告。”该企业人士表示。


最后,不得不采取极端方式,保障煤炭供应,“当地把一个计划关停的煤矿,又重启生产了一段时间。”


据《矿业界》统计,2016年我国煤炭行业退出或拟退出煤矿数量达1688家,退出产能达25114万吨/年。

发改委数据显示,2017年上半年共退出煤炭产能1.11亿吨,完成年度目标任务量的74%。


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表示,“煤炭出现阶段性供应偏紧和价格波动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”


他分析认为,“一是经济回暖带动煤电、钢铁、化工等主要耗煤产品产量快速增长,1~5月,全国火力发电同比增长6.4%,粗钢产量增长4.4%,带动电煤消耗同比增加6000万吨以上,增长10.3%。”


此外,发改委曾多次强调,2017年水电产量严重不足,“今年以来主要流域来水偏枯,截至6月上旬,全国重点水电厂蓄能值同比下降27.2%,水电出力持续较大幅度负增长,必然导致电煤消耗增加。”严鹏程表示。


“一些煤炭调入省份产能退出力度确实比较大,超过了预期,这虽然有利于提高行业集中度,但也打破了多年来形成的资源和运力配置平衡,给稳定煤炭供应带来了新挑战。”


发改委力保供应


由于经历过“惊心动魄”的年初供暖季,2017年~2018年的冬季供暖季,对热电厂而言,预期是非常“焦虑”的。


“我们找能源管理部门,已经预测今年的冬季天气状况,一旦下大雪等极端情况出现,煤炭的供应就会出现问题。甚至,露天煤矿都可能会停产,煤炭供应更加紧张。”上述热电厂负责人表示。


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缓解这一问题。”


发改委也认为,“主要产煤地区加强安全环保执法检查,一些不符合要求的煤矿停产整改,客观上也对正常生产供应带来了一定的影响。”


发改委振兴司的人士向记者透露,“现在普遍要求年产30万吨以下的煤矿要进行关停,个别地区的调整为年产10万吨以下的煤矿进行关停。”


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表示,“发改委正在统筹做好供需平衡。”


“督促指导主要产煤地区,在增减挂钩、减量置换前提下,有序推进建设煤矿项目核准审批手续办理,严格按标准对部分优质产能煤矿重新核定生产能力。同时,加快具备条件的煤矿试生产和竣工达产,持续增加有效供给。”严鹏程表示。


此外,他还表示“增加运力协调保障。加强运输调度协调,增加港口、煤炭偏紧地区和库存偏低企业的调入量,进一步改善供需关系。”


此外还将“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。完善清洁能源优先发电计划,促进跨省跨区电能交易配置,实现新能源优先上网和全额保障性收购”。


据了解,上半年一个核电省份的核电上网交易电价已经低于煤电价格,“这么低的价格,对我们煤电企业是一个打击。上网电价的额度基本让核电占去了相当大的份额。”煤电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煤价上涨,煤电价却卖不出高价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标签: 电采暖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